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离线渔歌唱晚
 
发帖
127
千亿币
586
威望
42
贡献值
0
欢乐豆
20
性别
帅哥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5-12-25
— 本帖被 老管 设置为精华(2016-01-10) —
^D1gcI  
       【父亲的马灯】 #sg*GK+|:R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钱新华 s3T7M:DM4  
        夜晚的城市,被霓虹灯妆点得更加妩媚。每当我徜徉在灿若繁星的街头,便油然地想起了童年光阴里父亲那盏马灯。那一幕幕马灯的故事,仿佛如一幅幅画面始终飘荡在眼前。 3~Lsa"/  
      小小的马灯,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尚未通电时,可发挥着不小的作用呢。它是农家生活中一件不或缺的移动照明用具。父亲喜欢它,或许是因为这东西经济实惠,长久耐用吧。从外观上看,马灯结构貌似简单。灯底有个如倒扣着碗状的圆形油箱,可容纳五百毫升煤油。油箱上方有个酒瓶口大小的油嘴和一根不太起眼的旋钮,是用来上油和调节灯光大小之用。油箱上口设有两根打衣针粗细的环形钢丝,其职责是拱卫着那脆弱的玻璃灯罩。灯罩头顶被一块能上下活动的铁圈扣住。铁圈留有多个通气孔和一个不大的钢丝拉环,可容得下一根食指出入,那是方便擦拭或调换灯罩之用。最显眼的还是那连接油箱与提手的“冂”形外框架子。这“铁架子”,看上去挺威武,其实也只是徒有空心铁皮的外表而已。 %-]a[qf3  
        父亲每当夜晚出门,总是离不了这盏马灯。夏日,暴雨连连,村前那古老大塘出口,洪水如脱缰野马轰鸣而下。夜里,父亲便悄悄的点亮小马灯,穿上蓑衣,带着网具,披着电闪雷鸣,来到塘缺泄洪下口,布下围网。此时,那些憋得正慌的鱼儿,都想趁着老天下兩的时机,搭上泄洪的“便车”,争着逃离久居的村塘。当我还在似梦非梦时,就隐隐地听到堂房中传来鱼儿拨弄出的“啪—,啪啪—”的嬉闹声。我眨巴着惺忪的睡眼,吃惊地看到地上两个澡盆中挤满着尽是一拃(zhǎ)长的鲫鱼和弯钩钉儿。这一夜,父亲彻夜未眠!天亮,雨住了,父亲留下一点卖不上价的小鱼家里食用,而那些上色鱼都挑到街头集市变现,换回一些生活用品。 z` YC3_d  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的我,没少淘气,给父亲添了不少累。我家老屋后西边有棵热水瓶粗的两丈高桑果树,树主是一位五保老人。她男人走得早,拖着两个女儿艰难度日。解放前后,受族人照顾,让她看管“田间公亨堂(即明末清初,著名诗人和大文家钱澄之的家庙,也称作‘钱家五房亨堂’)”,大人们都习惯地称她“亨堂二娘”。我们这些晚辈,一个个亲热地喊她“二奶”。每年桑葚成熟季节,我们如一个个嘴馋的泼猴,蹭的几下便藏进浓浓树荫里,与一群白头翁争抢着树上的美味。慈眉善目的亨堂二奶见了,便在树下柔声细语地叮嘱着我们:“伢勒,小心点,可别掉下来着!”我们三天两头地爬上爬下惯了,哪里还听得进这些忠告?只顾在树上任性地嬉闹。突然,一同伴惊呼我脖子上有只毛毛虫。情急之中,我慌手慌脚,身子一歪,掉落下来。幸好被树下一座不大柴垛挡了一下,再从柴垛滚落到地面。人并无大碍,只是左胳膊肘关节脱臼。天快擦黑时,父亲从生产队收工回来,顾不上歇息,提着马灯,徒步去十几里外的九龙山庄一许姓老郎中家请医抓药。老郎中年事已高,当晚不便上山采药,也不便出诊,只是向父亲交待:用陈年茅草屋上面盖的稻草烧灰,以桐油调拌成药膏敷贴在脱臼处。夜里,父亲到家时,手里的马灯没有了一丝光亮,或许因来不及带伞被雨水浇灭,浑身上下淋湿得没有一根干纱。在那缺医少药的年代,本是一起很小的外伤,也并不难处理,但最终还是在我的胳膊上留下了不该留下的后遗症!也正是这个后遗症,才使我有了深刻的教训,更使我忘不掉父亲在那个月黑风高的雨夜,孤身奔走在几十里群山峻岭间的场景。 Z)IF3{*  
       每当开学的前夕,也是父亲最纠结的日子。他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,筹足我们几个人的学费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无奈地挑着下锅米,乘小轮到江南贵池集市上去变卖。那时候,大米价贱,每斤也只有三毛钱左右。每次出门,他都是在下半夜鸡叫时动身。黑夜里,陪伴他的唯有那盏昏暗的小马灯。 @)x*62r+  
       六十年代的冬天,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冬天。那时候,人们并不知道有”暖冬”这一说。尽管一日三餐的食物难以保障,可是办法总比困难多!隆冬的下半夜,我常在梦中被父亲叫起。他让我提着鱼笼子,跟在他身后,捡拾着用“虾探”(将一根竹篙子底端削成榫子,穿到一截两尺来长杉木棒中点上,再经细绳索沿“丁”字形结构,串上麻线织就的丝网,制作成三角形漏斗状的一种简易渔具) FrUqfTi+W  
捕获到的小鱼小虾。夜里,一弯冷月遥挂在天际 ,散发着阵阵寒光,坝埂上的枯草顶着晶莹的冰霜,踩在上面,发出“咯吱,咯吱”的响声。父亲就着昏黄的马灯,双手来往地抹着“虾探”长柄,在三四米宽的沟渠里不断地重复着那“推、收、倒”特定的捕捞动作。我拎着鱼笼,不停地捡起裹着冰冷泥水的鱼虾。天还未放亮,鱼笼已满得装不下,父亲才肯带我踏着马灯照耀的路回家。 7AS_Aw1L  
        每晚捕捞,收获的鱼虾足够吃上好几天。那时,家里一年到头只有几斤菜油下锅,无油的鱼虾自然越吃越乏味。祖母为我们想出了新招:在小炉锅里先放些白萝卜片烀,然后再添些青虾、豆瓣酱,混合突着,味道很特别。还有那些跑不动的小鱼,被她腌晒成干货,放到中餐柴锅饭头上蒸着,让我们慢慢地吃。我们这些小馋猫,不等揭开锅盖,老早就被那诱人的满屋香气引发口水直咽。刚一开锅,就抢着要那蒸鱼下面的金黄色米饭。 ;X a N  
       时光,可以改变山川河流,也可以改变人的容颜,却改变不了人的情怀。如今,父亲已逝去多年,他的形象却透过马灯岁月的浸染而日益鲜明。马灯,一个时代印记,却常常唤起我那些已深入血液的记忆…… 7p hf  
      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快乐别人就是快乐自己
离线枞阳风清
发帖
776
千亿币
2918
威望
554
贡献值
0
欢乐豆
10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5-12-26
马灯的故事,仿佛如一幅幅画面飘荡在眼前 。现在年轻人知道的少
离线罗雪
发帖
1312
千亿币
5779
威望
583
贡献值
28
欢乐豆
0
性别
美女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5-12-27
没见过这种灯
离线渔歌唱晚
发帖
127
千亿币
586
威望
42
贡献值
0
欢乐豆
20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5-12-27
回 罗雪 的帖子
罗雪:没见过这种灯[表情]  (2015-12-27 09:46)  k8fvg4  
G8xM]'y  
12月25日晚,拙作编发在枞阳文联微信关注上,编者配置了马灯图片。不过不是那种红颜色。罗雪朋友如有兴趣的话,可以查看一下。 t}m6];  
问候你朋友!
快乐别人就是快乐自己
离线渔歌唱晚
发帖
127
千亿币
586
威望
42
贡献值
0
欢乐豆
20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  发表于: 2015-12-27
回 枞阳风清 的帖子
枞阳风清:马灯的故事,仿佛如一幅幅画面飘荡在眼前[表情] [表情] 。现在年轻人知道的少[表情]  (2015-12-26 19:08)  DSYtj} >  
IB /.i(  
是的,只有经历过那不寻常的岁月的人,才有这种情胸……
快乐别人就是快乐自己
离线渔歌唱晚
发帖
127
千亿币
586
威望
42
贡献值
0
欢乐豆
20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6-01-01
小文,作为一种乡土文字已刊发在去岁(2015.12.30)安庆晚报  月光城栏目,略有改动。 f";70}_  
g v&xC 6>  
祝福各位新年快乐!
快乐别人就是快乐自己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请谨慎发帖,根据我国法律、互联网规定,请勿发表反党、政治、机密、色情、低俗、垃圾广告贴等国家敏感内容。发现立即删除并保留相关证据!
 
上一个 下一个

      皖公网安备 3408230200010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