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• 3744阅读
  • 5回复

[原创作品[随感]]记忆中的石矶头小街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枞阳风清
 
发帖
776
千亿币
2918
威望
554
贡献值
0
欢乐豆
10
性别
帅哥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5-04-30
— 本帖被 老管 设置为精华(2016-01-10) —
    出枞阳县城,沿银塘东路东行约10公里,便看到一座走势如同卧槽马状的山头,故得名马形山。古老的羹脍、神灵两赛湖水东流至此 ,被马形山这座突兀矶石所阻,河床流向变成了一”丁”字。再经转弯桥和永安、永登双闸入江达海。依山临河有一条长约一华里,宽不足5米狭窄的街道。这就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石矶头小街。这里曾留下了我童年多少美好的记忆与眷念。
    在我的记忆中,小街两边古民居清一色是木板门,青石门槛中间凿有深深的凹槽。每天早晚,两边店铺随着阵阵哐啷、哐啷声,一块块尺把宽板门相继从这凹槽中出出进进,而后迎来新的一天生意与期望,也送走了当日最后一位顾客。
    徜徉在小街上,那斑驳的青砖白墙上飞檐流角中瓦参,常緾绕在我的心头。这瓦参生存能力极强,是治牙痛的草药。当年,父亲老犯牙痛。有人传方,说这瓦参和黑牯猪肉一块炖吃可治。于是,祖母托人从街上食品站买回半斤黑牯猪肉,将采下的鲜瓦参洗净,放进瓦罐,经锅洞中死火慢炖后,分早晚两次吃下。没想到服此方后,父亲牙齿居然不疼了。真是应了那句”单方气死名医”。
    每次逛小街,我总想不明白:为何每家屋檐与邻家房檐总是竖着一座似马首般的
界墙?每回从这怪物下走过,我难免有一种当心,害怕它会不会掉下伤人。然而,随着斗转星移,四季轮回,任凭风雨霜雪轮番肆虐,这马头依旧昂首,稳稳地立在上面。直到几年后才弄明白:原来这马头墙是镇宅之宝。一有哪家发生火情,其左邻右舍可利用这马头抵挡一阵子火势,为救援赢得最宝贵的那一段时间。
    小街街面那一块块颜色各异的石板,也常撩起我的记忆。走在那光滑无比的石板上,我总感触到它承载着数百年来,一代代小街及周边的先人用足迹在上面打磨、刨光、上色,才制成了今天这一方方细腻圆润的玉品。我常在雨后独自俯身痴痴地搜寻玉品中红白相间、错落有致纹理的渊源。令人扼婉的是,如今的小街地面上,再也找不着半块当年的玉件了。这些珍宝如同破碎的梦,永远消逝在今天的混凝土街面深处。
    小街虽小,给我的记忆却不少。记得每到阴雨天,小街人很少穿胶鞋之类雨具出门,而是一个个如哪吒那样,脚蹬”木套”,满街腾云驾雾。这种雨天的鞋具,今天,50岁以下的人可能很少有印象了。其实,它如同现在人的拖鞋,只不过在材料选择与结构上有讲究。它的面子(套住行走者大半个鞋脚)要求最好是取至牛背上的优质皮,鞋底须是结实的木材。嵌入鞋底的四颗带帽头钉子,也要求是铁匠手工打造出来的。一个家庭只要拥有一双,那就方便了全家。个别木套高手,肩挑百把斤重担,如履平地。每逢烟雨迷濛,满街都是”叮叮垱垱”声,如同梦幻中的古老打击乐。
    我在街后石矶小学念了两年高小,每天都要穿过那曲径通幽的小巷,忘不了古宅门楣上零星而不知名的各种小花,还有窗棂上攀着岁月向上生长的藤藤蔓蔓,被风吹过嘎吱嘎吱作响的小旧木门……街上居民那古朴的民风与古道热肠时时荡漾在我的心中。那时,我们这些街外三五里的乡下孩子,每天都苦于翻越区政府与区卫生院间的那道乱石嶙峋山梁。每遇风雨冰雪恶劣天气,学生滚滑摔伤时时发生。为避开这一险恶处,我怀着++不安的心情尾随在与中街张金元、刘更生等几家有亲友关系的同学身后,轮换着从这几家穿室而过。令我没想到的是,从这几家屋里走捷径的同学由开始几个人,到后来一大班几十人。每天上学放学时段,每家前后门同时开放  ,借道予我们。从不担心家里丢车西,也不嫌我们弄脏了屋子。时间长了,我们把这几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,可随意进进出出。天长日久,每家地面上都被我们踩出了一条酷似鹅卵石的甬道。
    小街西边的转弯桥,是我与小伙伴们留下故事最多的地方之一。我清楚记得,桥面由四根一尺见方,长一丈余的大麻石条并排铺成。桥两边各立两根尺把高的花岗岩石栏柱子。而石柱子上的栏杆却不知何时缺失。桥面花岗岩麻石条间的缝隙能放得下我们的拳头。胆子小的女同学,初从桥上过,总会吓得”啊呀,啊呀,我妈妈咪”的乱叫。我们男孩子见了不是笑弯了腰,就是一旁起哄捉弄她。春夏季节,伫立桥上,可见水面鱼儿三五成群,忽隐忽现,或追逐嬉戏,或争抢食物。在桥上覌鱼、钓鱼、打水漂,常使我流年忘返.上学迟到,放学摸黑归家。也没少挨老师批评和大人的训斥。然而,好景不长。到我上中学时 ,烙印着多少代人足迹的转弯桥,因个子短矮,常在汛期被凶猛的洪水漫过桥面深齐膝盖。在七十年代初的一个冬季被转岗走了。接替她的是一座单孔钢混水泥桥。而使我眷念的古桥上那四根又方又长,重达数吨的麻石条,却不知沦落何方?我只能在梦境中慢慢追寻了。
    那回,我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夏天与冬天。常常坐在教室里对房梁发呆,心里盼望着暑假早点到来。到了暑假,我就成了”游天大神”,可利用挑屎担子捡粪作掩护,甩开大人的监管,在完成拾粪任务前提下,逍遥自在地站在那高高的转弯桥上玩起”高台跳水”。”呯”__的一声,水花飞溅,手刨脚蹬,如呱呱叫的鸭子瞬间钻出水面。那开心,那刺激无法形容。我的一点水性和胆魄差不多都是那时练就的。
    每当出旱情,区里就打开永登、永安两座闸门,引江济湖。那滔滔江水泛着粉白微浊,顺着闸箱与桥洞弯弯地流进了”两赛”湖,与浅绿色的湖水汇成了不清不楚的新湖水。此时的傍晚,夕阳下的河沿石阶上站满了妇女和光屁股的孩子。她们用厚实而粗糙的白老布给大大小小的”红孩儿”擦脸洗身子。这些妇人认为江水中含有从高山上流下的雪水,孩子洗了后就不生痱子。而水性好的男人们,个个象大孩子似的,快活地逆流而上,借流动的江水享受着揉搓身子的舒服……
    小街的冬天的西河也是我最爱。儿时不知寒。无论天多冷,我也都是一条夹裤安全过冬。总觉得越冷越好玩。每当,村妇用锄头破冰洗衣之际,就是我等开心之时。冬天河水浅浅的,在冰面上玩耍,不太担心落水有生命危险。几个顽家伙凑到一块,常能玩出新花样。如常把书包往冰面一扔,当着皮球踢。比赛看谁踢得快,先到终点。书包在前面飞驰,人在后面追逐嬉笑。愉快的笑声在冰面久久回荡。突然,”咔嚓”一声脆响,一条长达几十米的裂圻,如闪电划过冰河,”不好……”我等还没反应过来,一个个如惊弓之鸟,狼狈地连滚带爬到河岸。原来,这裂圻是一个外号叫”大月逼”的捣蛋鬼所为。谁也不曾想到他此时竟会在冰面上拉了一大泡粪便便。这冰面岂能容忍如此折腾?必然遭到她的惩罚。那个令人生厌的”大月逼”更悲惨了  ,除了吓得比我们重外,连屁股也顾不上擦,在学校与又脏又臭的屎裤子亲密了一整天。还被同学指指点点,冷嘲热讽。……
    每年中秋前后,正是秋水鱼肥螚横爬的好时节。月光下,那些乌黑油亮状似牛蹄的蟹儿,突着一对小眼,举着毛乎乎的两个钳子,挂在闸箱竹屏上,如三军仪仗队似的等着你的到来。紧挨在一起的大闸蟹,个个嘴角堆起黄白色的泡泡,”哧__哧”__地叹着气。欲逮蟹也不是太难的事。只需备上”三件宝”:三节手电筒、长柄捞兜、小尼龙网兜各一即可。我第一次抓蟹,是跟在大孩子身后实习,技术要领三个字:轻、准、快。每晚收获少则三五只,多则十多只。我每次逮回的蟹子,大人都不希罕。祖母嫌清蒸多费柴火且麻烦,都是往锅中一丢,撒上一汤匙盐,来个一锅烩。大人们嫌这东西吃不到名堂,无所谓。倒是我们这些熊孩子吃得津津有味。我的几个弟妹们如一只只馋猫,从嘴角到手指、手叉都沾满了又腥又黄的蟹油……
    日月如梭,韶光如流。眨眼之间,我已过花甲,退休赋闲。这些儿时片段总是穿越时光隧道,在我面前浮现……再浮现……永难消逝,这或许就叫乡愁吧!
枞阳县枞阳镇五一村 AltE~D/4  
   退休教师  錢新华 R{[Q+y'E  
于麦元田间故里 |?| u-y  
2015年4月15日
[ 此帖被枞阳风清在2015-04-30 20:50重新编辑 ]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离线罗雪
发帖
1312
千亿币
5779
威望
583
贡献值
28
欢乐豆
0
性别
美女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5-04-30
抹不去的记忆,抹不去的时代。
离线其林人
发帖
1354
千亿币
8201
威望
553
贡献值
22
欢乐豆
5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5-05-01
现在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吧
离线如诗如歌

发帖
14645
千亿币
105178
威望
1201
贡献值
95
欢乐豆
24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5-05-03
回忆往事,写得真实,怀旧!
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……
离线枞阳风清
发帖
776
千亿币
2918
威望
554
贡献值
0
欢乐豆
10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地下室  发表于: 2015-10-06
回忆往事 ,继往开来
离线渔歌唱晚
发帖
127
千亿币
586
威望
42
贡献值
0
欢乐豆
20
性别
帅哥
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5-10-10
本文是笔者今年第一次尝试写作,前后花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,后在几位友人的帮助下才弄到几家报刊与电媒上。因手机及视力的局限性,不便操作,导致文中几处段落错乱,如给各位带来阅读上的不便,敬请谅解!
快乐别人就是快乐自己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请谨慎发帖,根据我国法律、互联网规定,请勿发表反党、政治、机密、色情、低俗、垃圾广告贴等国家敏感内容。发现立即删除并保留相关证据!
 
上一个 下一个

      皖公网安备 34082302000107号